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拥挤的纽约地铁

夜幕降临,天色渐渐变暗的时候一鼓秋风是否使得人们加快了步伐。形式各异的纽约人习惯性的流入地下隧道。这也是纽约人口多,但不显拥挤的主要原因。随着人流,我与同事们先后进了地铁站。刚逐步于站口,五脏六腑便开始抗议,无家可归的路宿者时常在地铁站借住数宿。搞地本来就让人反胃头疼的热气里添加了一鼓可以导致死亡的臭气。入站刷卡的地方更是拥挤无比。夸张点儿,来来往往的过客真可以让人白天见到星星。

小步插入本来就载的无法再挤的人堆里,瘦小的亚洲人早已融入发展国家的先进体姿。男女间的界限也不过布衣之隔。我心想这真有些滑稽。这方的人最讲究私人空 间,男女有别,再加上同性恋文化,按道理地铁这样的场合真不是他们出没的环境,但这一社会所塑造的薄膜在现实生活中也早已烟消云散。大家只顾着以最短的时间到达各自的目的地。

车厢里虽然挤地水泄不通,但私人空间这一概念还是非常显著。大家尽量躲避着彼此的视线。从而,乘客都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与他人有几度差别。有人望天,有人看书,有人目不转睛的发呆于某个琐碎的物体,有人借此游入梦乡,还有人被逼地只能玩弄自己的手指。无论如何大家都尽量局限在自己的私人泡沫里。车厢不时地颠簸使得大家不由自主地相互碰撞。当碰撞发生时有的无动于衷,有的立即赔礼道歉,还有的怒目而视似乎责备对方依从于地心引力。

正当我审视纽约地铁文化时,车速渐渐缓了下来,车厢滑驶了一段过后,一位咬文嚼字清如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的播报地铁即将到达的是罗斯福大街。同事轻轻地在我肩上拍了一下,手势我们到站了。再次随着人流我们返回了地面,纽约人还是以往如旧的忙碌于建造人生。时间的流动对每位纽约人都显得那么的敏感。在这里白天与黑夜也不过是亮度(cd/m2)上的差异而已。纽约城市还是那么的繁忙,自由女神始终如一地凝视着这座世界大都市的悲欢离合。

土登贡布 (09/16/2010)

冰咖啡

90多度的高温天气里,我却背着一大包书本徘徊在纽约市条条胡同间,希望能找到一个凉快的咖啡屋畅饮一杯冰咖啡,然后潜入书本里的世界去避暑,但刚刚打开电脑,视频却不幸显示红色即将断电警告,扫射室内每一寸墙角都没发现插班,便礼貌地找服务员寻问,得知这方的经商之道乃如此,为了出售更多的冷饮,几乎没有咖啡屋提供插板 —— 翻译成中文:喝完东西,欢迎下次再来,这次就不必逗留了。

即将入眠的世界

城市繁忙的生活节奏往往不留任何空间去让人感觉孤独。只有夜色流入云层,万家灯火照出家的温馨时,心头才会涌起一鼓凉凉得思乡愁。星辰般的车尾灯闪动如蚂,谁又能看清心海潮起潮落。来来往往的车辆,谁拖走的是离别,谁送来的是团聚。即将入眠的世界,明天又将如何。

无耻的地方官&自命不凡的假佛

无耻的地方官&自命不凡的假佛
(一)
无耻的地方官。

只要有权钱自来,
收费积极做事缓。
只要是官满身金,
招商引资误为责。

上级来访如台戏,
专访已备几户人。
民众有苦无处泄,
关门叹气苦命人。

父任官职子悠闲,
游手好闲“离岗痴”。
损公肥私利家族,
有口难辩官之贪。

(二)
自命不凡的假佛

为财奔波假佛多,
烟酒牌色无不为。
开店行商僧为仆,
红灯区内红袍开。

长者是佛随垄断,
伪认家眷为灵童。
口舌絮叨渡众生,
为财记经吹法力。

(三)
愚蠢的捐赠者

捐财助人本为善,
诱僧还俗非佛道。
敬佛修道本为德,
盲从假佛非佛教。